第九百九十一章 拦截(4)

献祭在持续。

巫铁已经不再掌握花名册,他将花名册交给了刚刚晋升成功的黄瑯。

气色大好,气息变得深邃而恐怖的黄瑯面皮酡红,站在众多文武大臣面前,每隔一刻钟左右,就清晰的报出一个个文武大臣的名字。

武国的臣子们,在井井有条的集体晋升。

这一次,来自无上魔国的魔军,足以让四千多人晋升尊级。

其中武国的文武臣子有千人上下,剩下的三千多人,都会是从巫族中精挑细选的,最优秀的一批儿郎。

巫铁背着手,向武舟上站着的众多臣子微微颔首,然后化身一道流光,飞上了高空。

三尸分身、六道分身紧跟在巫铁身后,更有一百名尊级的巫族儿郎脚踏风云,随之向苍穹之上急速飞起。

浮空战堡中,乌头盘坐在一张铁制的宝座上,双手油腻腻的抱着一条硕大的野猪肘子,‘咔嚓咔嚓’的啃得欢快。

这厮不喜欢煮得烂透的那种软肉,他的野猪肘子只煮了个六分熟,一口要下去,肘子里血水滴答,空气中都有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

巫铁落在浮空战堡上,看了看正在忙碌的众多蛮神。

乌头丢下手中的肘子,站起身来,双手在战裙上用力的擦了擦,朝着巫铁大笑:“哈哈哈,陛下,你也来吃点?正儿八经的百年老野猪,筋骨最有嚼头。”

巫铁笑着摇了摇头:“不用,唔,你们确定,他们会派人来?”

巫铁举起右手,轻轻的和乌头碰了一下拳头,然后朝着战堡边缘的一座小楼发问。

站在小楼里指点风云的迷雾、幻雾急忙走了出来,低眉顺眼的走到了巫铁面前,毕恭毕敬的向巫铁行了一个跪拜之礼。

乌头在一旁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嘴角拉得老长老长。

作为勇悍凶猛的蛮神一族,他就是看不起这群自诩为智商天下第一的智慧神族。这群怕死的软蛋小白脸,这种谄媚的奴颜婢膝,是乌头最见不得的。

看着跪在地上的迷雾和幻雾,乌头下意识的摸了摸挂在腰带上的战斧。

好想将这两颗小脑袋划拉下来……

只不过,看了看一脸笑容的迷雾和幻雾,乌头强行按捺住了这种冲动。

迷雾和幻雾向巫铁行礼后,这才站起身来,迷雾笑着说道:“尊敬的陛下,以我们对诸神的了解,他们绝对不会放任这么巨量的一笔祭品,被乌头大人半路拦截。”

“他们一定会用尽手段,获取这批祭品……而乌头大人,一定会被炽巟殿下当做立威的对象。”幻雾冷笑道:“我甚至能想象,他们派出的大军已经在路上,他们一旦抓住了乌头大人,炽巟殿下会发动蛮神一族最愚蠢的生死决斗……”

“最愚蠢?那是最神圣、最光荣的荣誉之战!”乌头大声咆哮,口水星子喷了幻雾满头满脸。

“当然是最愚蠢的行为……两个粗鲁、野蛮的莽货,在封闭的擂台上相互对砍,不许闪避,不许逃走,不许服用任何药物,直到有一方的头颅被斩落。”幻雾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沫子,不屑的冷笑着:“这种野蛮的行为,不愚蠢么?”

迷雾在一旁给幻雾帮腔,同时深深的鄙视了一下蛮神一族的传统风俗:“没错,如果是我们智慧神族的族人,我们想要谁死,他会死得无声无息,神不知鬼不觉,甚至我们的手不会染上半点血腥……用智慧杀死敌人,这才是最优雅的……”

一声闷响,乌头一拳轰在了迷雾的脸上,将他打飞了出去。

看着鼻血长流的迷雾,乌头和一旁的蛮神们放声狂笑。乌头大声笑道:“你们这些自诩为文明的蠢货,鄙夷我们的粗鲁和野蛮,那么我就让你们感受一下粗鲁和野蛮的重拳!”

“少叽叽歪歪的,雄性生物,就应该用最热血的方式去击杀敌人,毁灭敌人……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一戳就破的纸老虎。”乌头朝着迷雾和幻雾轻蔑的晃了晃手指:“你们不服,可以来打我啊!”

巫铁干咳了一声。

被自己降服的这些神灵内部不和,这是好事。只要不闹出人命来,随他们去吧。

就当做没看到迷雾脸上流出来的血迹一样,巫铁坐在了刚才乌头所在的铁质王座上,轻描淡写的说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动手动脚的……嚇,你们说,他们的人,什么时候会来?”

就在这时候,高空中有隐隐的光影亮起。

一圈圈涟漪般的光晕在极高的天穹之上闪烁,凝聚了道印后,巫铁最天地之间的法则波动极其敏感,他清晰的感受到,整个姆大陆上空的大道法则在沸腾,在嘶吼,在暴跳如雷,一如飓风中的海洋,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与此同时,被异族神灵打入其中的异类法则,则是在不断的抵消姆大陆天地法则的躁动。

这感觉就好像有一个战士想要披挂上阵,而无数条细细的牛皮胶缠住了他的身体,让他的动作变得缓慢,变得僵直,让他的一举一动都软绵无力。

“来了!”迷雾擦了擦脸上的鼻血,狠狠的盯了一眼乌头,将今日的仇恨深深的铭刻在了心头,然后他迅速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尊敬的陛下,人族借助姆大陆布置的终极天道防御体系发动了,毫无疑问,有神灵的本尊降临了。”

“而且,他们能引发如此庞大的天道异变,他们降临的实力很强,他们的人数很多。哦,哦,看哪……”

巫铁他们所在的高度极高,所以他们能望出去极远。

他们看到,就在武国所在的地字乙五号的边缘地带,在无边无际的海洋中,海水形成了一个直径百万里的巨大漩涡,经过一段时间的酝酿之后,一道粗有千里的雷光从漩涡中喷薄而出,无声无息的直冲高空。

瞬息间的功夫,这道雷光就突破了天穹,没入了外部黑漆漆的无垠虚空。

迷雾、幻雾、乌头同时赞叹:“了不起的可怕的禁制。”

随后,迷雾、幻雾同时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真想看到,现在的天晶神族战星内,那群蠢货是什么模样……嚯嚯,这些年,他们挨了多少次攻击?”

乌头摇头冷哼:“没错,这些年,天晶神族的战星受到了数百次攻击,但是他们都扛了下来,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乌头咧嘴冷笑:“你们自诩为最聪明的智慧神族,你们的智商凌驾一切神族之上……可是,你们智慧神族,有天晶神族这么发达的铸造文明么?你们,可能发明类似天晶神族战星的强大神器?”

迷雾、幻雾同时闭上了嘴。

他们的脸色有点发青,无比恼火的盯着乌头。

“你们也就只有一张嘴,以及满肚皮腐烂发臭的恶毒阴谋。”乌头摊开双手,很坦诚的说道:“拥有最高智慧的你们,在铸造之道上的成就,居然还不如天晶神族那群石头脑袋,你们真是太丢脸了。”

迷雾、幻雾的面皮青了又红,红了又青,被乌头的话憋得半天回不过气来。

巫铁微笑不语,根本没有劝阻的意思。

虚空中,大道法则的剧烈波动持续了好几个时辰这才缓缓平复。随后,巫铁等人都看到了,在极高的天穹之上,一道七彩神光笔直的朝着姆大陆落了下来。

在姆大陆的虚空中,一重又一重奇异的神光亮起。

有残破的大鼎,有缺了角的大印,有折断的圣剑,有缺了口的大斧……一件件残破,但是依旧散发出让人窒息的恢弘波动,能够引动天地巨力随之波动的圣物不断出现。

七彩神光撞碎了一重重的神光,原本笔直的坠落向祭坛所在坐标的七彩神光,就在这一次次的撞击中,不断的黯淡,不断的剥离,而且逐渐向着大陆的外海方向偏移。

巫铁站起身来,大喝了一声:“夏如梦,带着你们武神军的人,随我来!”

乌头低沉的咆哮了一声,他麾下的六千许蛮神,就留下了一千多人在这里拦截祭品,其他五千蛮神披挂着甲胄,紧跟在了乌头的身后,朝着那道七彩神光的方向迎了上去。

迷雾、幻雾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们的身体一晃,迅速化为两个牛高马大、面容粗犷的蛮神,混在了蛮神队列中,追上了巫铁的步伐。

在远处一团云彩中,曾经的燧朝荧龢驸马,如今的武国镇蛮公爵夏如梦一声长啸,带着数千道流光从云团中飞出,紧紧的跟在了巫铁等人的身后。

夏如梦身披一套血色重甲,一边领头疾飞,一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陛下有言,帝王将相宁有种乎?我等,生而卑贱,生生世世,注定为奴为仆……今日,且让我们手染那些高等神灵的血,让我们夺了他们的血脉,让我们……用高高在上的诸神之血,洗刷我们过往的一切。”

原本的青莲观守山人醉佛道人,被裴凤的魔凤之炎涅槃重生的泫洺身披甲胄,手持长剑,目光冷厉如刀,咬着牙加速疾飞。

她在回想自己曾经的爱人。

她在回想自己曾经受到的屈辱。

她在回想自己一次一次轮回时受到的折磨和苦难。

所有一切过往的经历,都化为如今泫洺心中最炽烈的杀意,她迫不及待想要见到那些高高在上的高贵神族,然后用他们的血,涂满自己的剑锋。

无面佛也跟在夏如梦身边。

他一边飞行,一边自言自语的咕哝着:“我们生而卑贱,我们,还有我们的子孙后代,都注定生生世世为奴为仆……但是,我不甘心。我在武国,拥有了一切。所以,谁也不能夺走我现在拥有的一切。”

“哪怕是神王……哪怕是神皇……哪怕是传说中的那些至尊。没人可以夺走我的一切。这是我,一个曾经最卑微的蛮神一族小喽啰的誓言。”

“今生今世,我的妻,我的子,我已经拥有的一切美好,用我的戒刀来捍卫。”

无面佛拔出了一柄雕刻了无数莲花图案,造型奇异,弧度极大,足足有一人多长的大弯刀:“我佛慈悲,今日有天外邪魔降临,意图摧毁人间,祸乱人族……小僧当除魔卫道,匡正天地正气!”

“我佛保佑,今日小僧积攒一切功德,当化为无量福报,庇护我之妻儿老小。”

夏如梦翻了个白眼,瞪了这位曾经的红莲寺大方丈一眼。该死的花和尚,啧,还真好意思将自己的那点子臭事说出来。

哼了一声,夏如梦向身后望了一眼。

身后有七千多人追随。

他们都是诸神中原本血脉最卑贱,最卑微的低阶战士甚至是奴隶,他们被高高在上的高等神族投入姆大陆的轮回,让他们潜伏在人族之中。

但是,这些人基本上只是轮回了一次,就再也不愿意效忠神族,再也不愿意回到原本的族群中。

那些高高在上的诸神啊,血脉决定了一切,这些低贱的奴仆们,无论他们多努力,无论他们多用功,无论他们多拼命,他们绝无出人头地、改换命运的机会。

但是在人族,只要他们努力,只要他们努力,他们就能获取曾经他们做梦都不敢想的东西。

力量,知识,权力,财富,貌美如花、温情似水的配偶,天真可爱、活泼机灵的孩童……以及,那种改变命运后,自己所得到的尊重。

在人族,哪怕是出身最底层的庄户人家,只要是投胎正常的人族建立的国朝,只要你努力,只要你拼命,无论是修炼还是读书,你都有改变命运的机会。

七千多名转世轮回的神族小喽啰,在巫铁上次的大清洗之后,他们纷纷披挂上甲胄,拿起了兵器,于今日追随巫铁出战。

手中的刀剑,会劈向曾经高高在上的高层神族,用他们的血,洗刷自己曾经受到的苦难。

这些武神军的战士们,他们心中充满了自信和骄傲。

或许正因为他们在神族中的出身太卑微,所以他们转世成人后,他们才会拼命的修炼,疯狂的努力。所以他们当中涌现了无面佛这样的红莲寺大方丈,涌现了泫洺这样的青莲观的最强剑客,更涌现了夏如梦这样的琴棋诗书样样精通,风流倜傥以才名惊动燧都的全能人才……

他们是如此的疯狂努力,所以这些武神军的战士,小半都是半步尊级,其他大半都是神明境九重天以上乃至神明境十重天大圆满的高手。

他们心知肚明,那些观察前哨的高等神族,那些曾经让他们不敢直视的高等神族,他们的修为也不过是神明境二三重天,强不过五六重天而已。

如今他们,比那些高等神族更强!

那么,他们还有什么可怕的?

用那些高等神族的血,染红自己的晋升之路,为自己这一世的妻儿老小,搏一个富贵前程!

一如巫铁所言,一如夏如梦重复的那样——‘帝王将相宁有种乎’?

加入收藏
  • 字号
    A- A+
  • 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