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 拦截(1)

黑漆漆的,无垠虚空。

天晶神族的晶石星体在虚空中急速飞掠,带起了一条长有数十万里的晶光。

星体核心部位,一座巨大的七彩晶石大殿内,数万块巨大的晶石宝镜悬浮着,内有无数光影闪烁,无数条流光犹如瀑布一样垂下,里面充斥着天晶神族的秘传神文。

数千名身高数丈的天晶神族在大殿内忙碌着,他们警惕的盯着一块块晶石宝镜,不时在七彩水晶制成的操作台上,‘啪啪啪’的疯狂敲打一气。

突然间,一声尖锐的鸣叫声响起,七彩的晶石大殿瞬间变成了淡淡的红色。

红光迅速的加深,很快就变成了刺目的血色。

大殿内的天晶神族们动作同时一僵,然后晶石组成的面孔上,同时露出了僵硬的笑容。

这个讯号,来自姆大陆。

有姆大陆的信徒,准备献祭了。

血色光芒,代表献祭的信徒是那些癫狂、嗜血的魔头。

魔头好。魔头真的好。

那些藏在盘古人族势力中的信徒们,他们的献祭总是偷偷摸摸、小心翼翼,每次献祭都好像小鸡拉粑粑一样,稀稀拉拉的送一点资源上来。

唯有那些肆无忌惮的魔头,尤其是那些组成了国朝势力,在人族圈定的战场大陆和人族国朝常年鏖战的魔头,他们的献祭疯狂而歇斯底里,有时候他们献祭的规模,让这些天晶神族都感到心惊胆战。

五百年前,曾经有人族的战场上,某一个魔道国朝攻破了人族神国的帝都,彻底颠覆了那个人族国朝。

那一战之后,那些魔头们,屠戮了人族神国九成九的子民献祭。

那一夜,晶石星体中接收的神魂结晶犹如流星雨一样坠落,接收的血脉精华犹如瀑布一样流淌。

那一夜,诸大神族的首脑们彻夜狂欢,驻守这座大殿的天晶神族们,也得到了巨额的赏赐,好些人就因为那一次的赏赐,连续提升了好几阶的修为。

一名身高百丈,站在大殿正中负责掌控大殿运转的天晶神族大声的高呼:“准备减速,按照接收轨道运转……锁定传来信号的祭坛,通知煊武大人,将空闲的仓库大门,全部开启。”

诸大神族对人族的收割,已经正式开始。

智慧神族在人族的暗子,正在疯狂活动。

这几年来,姆大陆上的献祭信号越来越频繁,献祭的规模越来越大。

在场的天晶神族们,一个个激动得心脏疯狂跳动,透过他们半透明的身躯,都能看到他们的心脏爆发出了夺目的晶辉。

“不知道这次的收获如何。”一名天晶神族低沉的咕哝着。

“信号来自一个极其古老的魔国……”另外一名显然颇有经验的天晶神族忍不住笑道:“这种时刻,一个魔国开启献祭,他们……很有可能,有了突破性的进展。”

“或许,他们已经覆灭了和他们为敌的人族国朝。”又一名天晶神族无比希冀的嘟囔着。

庞大的晶石星体在虚空中逐渐减速,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偌大的星体在虚空中更换轨道,在一个直径上千万里的圆形轨道上,晶石星体缓缓的转起了圈子。

晶石星体的表面,一个直径上千里的圆形阵法开始闪亮,一**强大的法力波动向四周扩散开去,这个圆形法阵就好像一个漩涡,开始缓缓的旋转。

晶石星体内,煊武、幽夻等人盘踞的大殿中,正有五大神族的族人,向他们汇报之前各族的神器同时被启动,消耗了大量神力的事情。

煊武等人对此不置可否,最近姆大陆上,人族各部都乱成了一团糟,大战绵延,无数诸神的信徒在攻伐人族领地的时候,都会借用神器的力量。

“或许,有一场惨烈的大战……或许,我们马上就会得到不菲的回馈。”虚魄的声音飘忽不定,在大殿内回荡着:“我很期待,这一次大规模的神器降临,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煊武粗犷的笑声打断了虚魄的话语:“有消息了,就是刚刚各族神器分身降临的坐标,传来了极其强烈的献祭信号。我们,会享受一次盛宴。”

大殿内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幽夻、虚魄、炽巟、燚尊同时挺直了身体,眸子里闪烁着夺目的光芒。

一场盛宴,值得期待,大殿内的诸多神灵,不自觉的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姆大陆,地字乙五号战场,武国南疆,一队一队的巨神兵扛着疯狂咒骂叫嚣的魔军士卒们,将他们整齐的码放在了祭坛旁。

祭坛上,血色的魔焰升腾而起。

公孙白马恢复得很快,他已经从金锤击顶的昏厥中苏醒,此刻在几个武国大将的挟制下,他正疯狂的挣扎着,指着巫铁破口大骂。

“你不配为人……你不配为人……哪怕他们是魔头,他们也是人,也是人族血裔。”

“你将他们献祭,你是资敌,你是为那些天外邪魔输送养分,你是在帮助我们人族的世代血仇……你不配为人,你是人族的叛徒,你这个败类,你这个混蛋!”

有人脸色不善的从班列中走出,想要制止公孙白马的破口大骂。

巫铁摇了摇头:“由得他骂,看他能骂出什么新鲜玩意来……呵呵,我是人族的叛徒?我是不是叛徒,岂是你能决断的?”

巫铁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一片片被狂风吹着犹如奔马一样流过的云团。

“我是不是人族的叛徒,真的不是你能决断的。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真的知道,我在做什么。”

巫铁转过身,看着嘴角满是白沫的公孙白马,很淡然的笑了笑:“我,不争霸,不称皇,没有雄心大志,只求混吃等死……时逢乱世,我只求,给我,还有愿意追随我的人,一份活下去,活得逍遥滋润的本钱。”

“我没有招惹无上魔国,他们来打我,那么,他们就必须付出代价。”

“他们双手血腥,他们浑身罪孽,那么,他们就不该活着。既然他们都该死,那么废物利用一下,也未尝不可。”

“用他们的命,换取我和我身边人的强大,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唯有我和我的人,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我们才能在这乱世活得逍遥,活得自在,活得混吃等死,活得懒散闲适……这有什么不对呢?”

公孙白马嘶声尖叫怒骂:“无耻,无耻,狡辩,狡辩……何其短视,何其愚蠢……你今日用这邪魔手段,就算将你手下的人,个个都变成尊级又如何?你将这么多人献祭给那些天外邪魔,等他们某一日杀来……”

巫铁淡然一笑:“他们某一日杀来,我就杀他们,多简单的事情?”

公孙白马嘶吼:“放屁……你根本不懂,你根本不明白……”

巫铁不管公孙白马的嘶吼,他冷声道:“因为惧怕敌人的强大而什么都不做,那才是真正的愚蠢。我坚定的相信,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实实在在的力量,才是让自己舒舒服服活下去的最大保障。”

“我坚定的认为,我应该、也必须掌握实实在在的力量。”

“你们……包括娲岛的一些老人家……或许你们,实在是太保守,太迂腐了。”

巫铁听过公孙三羊的自述,巫铁觉得……娲岛的老主母们,实在是太保守了。

他们宁可冒天大的风险,保留神智遁入六道轮回,以此延续生命……

与其如此,还不如……

人族有万万亿数不清的族人,这么多的族人中,总有一些不肖败类。从这么多的败类中,挑选一批罪大恶极的修为足够强大的死囚,很难么?

牺牲这些死囚,让一小撮修为足够强大,同时也足够睿智英明的人族领袖,突破为尊级,很难么?

那些人族领袖如果顺利突破,寿命极大延长,他们对人族的贡献,会变得更加巨大。

巫铁以为,这是完全可行的手段。

公孙白马被巫铁的一番话憋得喘不过气来,他过了好一阵子,这才喃喃道:“豢龙氏也是这般想法,所以他们被灭族了……你不懂,你不懂,这是底线,这是作为一个人族的底线!”

“身为人族,你屠戮同族,向邪魔献祭……无论你有多么光辉伟大的借口,你的行为,始终是畜生不如……突破了这条底线,你就不是人了,你不配为人,你是人族的叛徒……你,你,你……”

公孙白马苦口婆心的对巫铁劝说道:“娲岛上有记载,太古神话之时,多少人族豪杰,就是和你这般,最初抱着最光明最伟大的想法,只是走错了第一步,他们就一步步沉沦堕落,再也无法回头。”

“这样的人,这样的事,太多了,太多了……”公孙白马厉声道:“巫铁,就算你,你,你是不世出的圣人,就算你能坚定本心,你能始终保持初心不变……你的这些臣子,你确定他们就一定会……”

巫铁打断了公孙白马的话:“我相信他们……当然,如果他们真的有一天,堕落了,我赐给他们的,我就亲手收回来。这没什么困难的。”

“当然,我赐给他们的东西,他们还要付出利息,利息,就是他们的命。这显然很公平。”

巫铁背着手,冷冷的看着公孙白马:“我只想混吃等死,想舒舒服服的过我的小日子……谁敢破坏我的这个人生目标,我就弄死他。你看,这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公孙白马气喘吁吁的,说不出话来。

他呆呆的看着巫铁,不解巫铁脑子里在想些什么……一旦这次献祭完成,巫铁麾下当有数千尊级战力。

数千尊级啊……这股力量,他甚至可以逆袭娲岛,甚至可以图谋整个人族的人皇宝座。

拥有这样的力量,你只是为了确保你可以混吃等死?

“你把我当白痴么?”公孙白马终于忍不住心头的火气,朝着巫铁怒吼咆哮:“你这种看上去简单、单纯的人,要么是脑壳坏掉了的白痴,要么就是真正的大奸大恶!”

“你不是白痴,你就是大奸大恶之人……你注定,是祸乱我整个人族的罪人!”公孙白马嘶声怒吼:“你这个叛徒,你这个妖孽,你这个……”

巫铁转过身,看向了祭坛的方向。

他懒得搭理公孙白马了。

大家的基本理念有冲突,谁也说服不了谁,那就不要浪费口水了吧。

巫铁只求,自己活得安心就好。

祭坛上,魔焰汹涌,缓缓吞没了大群魔军将士。这些魔军将士发出歇斯底里的诅咒怒骂声,然后身躯在魔焰的灼烧下一点点的融化。

他们的神魂奔涌而起,他们的血脉被魔焰一点点提纯。

一道道巨大的光柱直冲虚空,他们一生积攒的庞大魔力,正重新化为天地元能,反馈给这一方天地。

巫铁右手突然挥出,刚刚凝聚的轮回道印闪烁,虚空中就多了一个六辐的、灵光闪耀的宝轮。六道分身同时腾空而起,他们盘坐在宝轮中,开始吟诵奇异的经咒。

一点点先天灵光从这些魔军将士的神魂中被提炼出来,化为萤火虫一样的血色光点。

正常人的先天灵光,无论强大或者弱小,都是光泽柔和、给人一种安静闲适的感觉。

而这些魔军士卒杀戮无数,罪孽滔天,他们的先天灵光都充斥着一股血色,给人一种极度的凶厉、暴虐的感觉。

有些人坏,是坏到了骨子里。

而这些魔军士卒,他们是坏到了先天灵光都被污染了。

他们这种状态,若是投胎的话,他们下辈子定然也是凶人,是恶人,所谓的十世恶人,正是这样的魔头侥幸转世,重新托胎为人。

当然,有巫铁的六道分身在,这些魔军将士下辈子想要成人……不可能。

六道分身吟诵经咒,一枚枚地狱道、畜生道的烙印深深印在了这些先天灵光中,伴随着凄厉的嘶吼声,一点点血色光焰被那六辐宝轮吞了下去,直接被投入了姆大陆的六道轮回法则中。

有了那些地狱道、畜生道的烙印,这些魔军将士会先被送去地狱道好生的炮制一番,然后重新转世,他们也只能化身畜类,再难成为人族。

一丝丝一缕缕的金光紫气从天而降,落在巫铁的六道分身和巫铁本尊身上。

随着六道轮回吞噬的魔军将士的先天灵光越来越多,丝丝缕缕落下的功德之力就犹如瀑布奔涌,‘哗啦啦’带着沉闷的雷霆声不断落下。

公孙白马呆呆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功德如潮涌……这怎可能?

“你是在,屠戮人族啊……你怎可能……”

巫铁头也不回的给公孙白马回了一句:“惩恶就是扬善,诛魔就是功德。”

加入收藏
  • 字号
    A- A+
  • 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