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太凶猛1424

新的病房很舒适,司徒百川让张妈给白迟迟送来了熬好的鸡汤和可口的饭菜。

张妈一看到小宝宝就爱不释手,一个劲的说这就是小时候的司徒清,喜欢得什么似的。

“既然像清,也就像远了?也不知道我们今后的宝宝会不会也长成这样?”辛小紫好奇的对司徒远说。

“如果是儿子,我希望跟我长得像,如果是女儿还是像你比较好,那样才漂亮嘛!”

辛小紫被逗得很开心,笑着说:“还是你聪明,说的话也是深得我心!”

“不会哄老婆还得了?”司徒远抱着辛小紫说。

白迟迟跟司徒清两个人隔床相望,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看来司徒远跟辛小紫在一起久了,也学得有些不严肃了呢。

“迟迟,小宝宝多久吃一次奶,拉得好不好?”张妈问白迟迟。

“一个小时,拉得有点稀,还有点发黑呢!”白迟迟老老实实的回答。

张妈点点头:“恩,都是正常的!你半夜三更喂奶的时候可要记着加件衣服,冷!”

“谢谢张妈,我都知道了!”

“家里我给你炖的虫草老鸭汤,得回去看着点,晚上我就给你送过来啊!”张妈依依不舍的把小宝宝还给了白迟迟。

辛小紫拉着张妈说:“跑来跑去多累啊,要不我一会儿让远回家去拿?”

“你别这样使唤远了,他这两天真是最辛苦的人!小紫,你和远也跟张妈一起回去好了,现在我们住在同一个病房,也不需要你们都在这里守着的。”白迟迟心疼大家。

辛小紫笑着说:“我和远还好,最好是让干爹干妈回去,他们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家!”

“对,爸爸妈妈还是回去好好休息!”司徒清也赞成。

白父对白母说:“孩子们说得对,我们人多了,老在这里打扰他们也不好,再说也帮不上什么忙!”

“那我们安排一下时间,白天上午我们在这里就好了,小紫和远有时间就来,没时间就不来吧!”白母说。

辛小紫看了看白迟迟,然后点点头。

“那就都走吧,远你快点回家去洗洗睡了,看你这一身邋遢得要命!”司徒清摇摇头。

“我身上的血迹都是你的,你还这么说!”司徒远笑着说。

白迟迟感激的看着他:“别听清胡说,你才不邋遢呢,不过小紫怀孕了,你又辛苦,真的应该回去好好休整一下。”

“那行,我们先回去,下午过来。”司徒远拉着辛小紫的手,然后扶着白父白母一起走出病房。

张妈是跟司机一起来的,所以她就先回司徒家去了。

病房里变得很安静,只有司徒清夫妇和小宝宝,三个人的空间变得很温馨。

“迟迟,你觉得怎么样?”司徒清很怕白迟迟会疼,刚才护士进来给白迟迟排淤血,看得司徒清胆战心惊。

那种把伤口死命挤压的疼痛简直想想都背上冒冷汗。

“我还好,医生说了,不把那些脏东西排出去会对以后造成极大的影响。”白迟迟故意轻松的笑着说。

“可是你刚才疼得闭着眼睛都缩到一块去了!”司徒清皱起眉,他看到白迟迟那个样子,都不想再让她生了。

“什么叫做鼻子眼睛缩到一块去了?好难看!”白迟迟嗔怪的说。

司徒清努力的想要侧着身子面对白迟迟,可是几次都没有成功,肚子上的伤口也很痛。

他最后还是无奈的放弃了,笑着说:“你说这是不是天意?你肚子开刀,我也开刀,就是同甘共苦的意思!”

“倒也是,我从来都没有想到一个外科开刀的人和一个产科开刀的人还能住在一间病房里!”白迟迟笑起来。

“你生的是我们的宝贝,我生的是一段烂肠子,真丢脸!”司徒清开玩笑说。

白迟迟倒是可以转身,她看着司徒清说:“能够跟你有这样的时刻,我其实觉得还是很幸福的。”

“迟迟,我以前对你亏欠得太多,今后我会好好弥补的!”司徒清也动了感情。

“你别这样说,其实我仔细想想,觉得从你的所作所为来看,也是侧面反映了你的仁厚正义。”

司徒清叹了一口气说:“但是这种所谓的正义是建立在你的痛苦之上的,我还是过意不去。”

“有什么好过意不去的,等你好了,对我再好点呗!”

“那是当然。”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老夫老妻的感觉令人倍感温馨。

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敲响了。

“护士又来了?”白迟迟吓得脸都白了。

刚才她不过是在假装坚强,那种挤压让她已经开始有心理阴影了,一听到门响就害怕。

“应该不会吧,这么快?”司徒清皱皱眉,喊了一声进来。

门被推开一条缝。

“司徒总裁,迟迟姐,我是罗毅!”

“是你啊,快进来吧,吓死我了!”白迟迟的心情一下就放松了,她赶紧招呼道。

罗毅走进来,看看司徒清,又看看白迟迟,笑着说:“幸好我问了护士,不然还以为自己走错了病房呢!”

“你也觉得这样的家庭病房很奇怪吧?”白迟迟笑着欠起身子,不过却被司徒清给制止了。

“你躺着别动,罗毅不是外人,不用那么客气!”

罗毅也是赶紧走到白迟迟的床边:“不用起来,你做了手术怎么可以乱动呢?”

说完,他看到了旁边的小宝宝,惊喜的说:“原来刚出生的孩子也能长得这么好看啊?”

“什么意思?”司徒清问道。

“我以前看到过朋友的小孩,出生的时候都是皱皱巴巴红彤彤的,好几天才长开。”

“会说话,不愧是老罗的儿子!”司徒清很开心。

年轻的夫妇都是这样,听到有人表扬自己的孩子,比听到表扬自己还要高兴。

白迟迟笑着说:“你看看你,一点都不谦虚!”

“我想着要谦虚,但是我儿子不需要!”司徒清霸气的说。

罗毅俯身看着小宝宝说:“好可爱啊,这么小小的一个婴儿,就知道咬自己的手了!”

“啊?是不是饿了!”白迟迟紧张的看过去。

“不像,可能是无聊吧!”罗毅摇着头说。

司徒清又不能起身又不能翻身,急得不得了:“我儿子到底怎么了?”

“又放开了,好乖!”罗毅惊喜的说。

小生命总是可以带给人无尽的喜悦,就连罗毅这个大小伙子也觉得此时此刻心情大好。

不过他想到门外的陈媛,还是有点忐忑不安。

自作主张带着她过来了,还不知道白迟迟是个什么态度!

“迟迟姐,你以后还打算给宝宝生一个弟弟或者是妹妹吗?”罗毅想要套一套白迟迟的口气。

“要,我从小到大都是自己一个人,不知道多么寂寞!哪里像清,一直都有远陪在身边,我很羡慕那些有兄弟姐妹的人呢!”白迟迟点点头说。

罗毅笑了:“我也是,要是我小时候有做决定的权利,一定要让我妈给我生个伴儿!”

“迟迟,你真的想要再生?不怕疼了?”司徒清其实也很想再有一个孩子,就是怕白迟迟会受苦。

“不怕,好了伤疤就会忘了疼的!”白迟迟乐呵呵的说。

罗毅趁机说:“其实这一生中,有一个亲近的兄弟姐妹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没错,我有时候也会想到陈媛,她毕竟是我的妹妹。”白迟迟的口气有点黯然。

罗毅心里一动。

“对了,说到这里,罗毅你有没有陈媛的消息?”司徒清问道。

刚才罗毅没有来之前他就想到了这个问题,只是因为沉浸在对小宝宝的关爱中一时之间给忘记了。

“额,这个嘛......”

白迟迟也充满期待的看着他说:“有,对不对?她在哪里,还过得好吗?”

“我,我其实正准备说这件事情的。”罗毅使劲的做了一个深呼吸。

白迟迟和司徒清都看着他:“你说。”

“其实陈媛她,她就在外面!”

这句话可是让白迟迟和司徒清吃惊不小,他们异口同声的说:“真的?”

“真的,我就是不确定迟迟姐和司徒总裁要不要见她,所以想要先问问两位的意见。”

“有什么意见?你快让她进来!”白迟迟心急的说。

罗毅小心翼翼的说:“迟迟姐,你不会是想要跟她算账吧?”

“说些什么呢,这孩子!你先让她进来再说!”白迟迟责备的看了一眼罗毅。

“对,让她进来。”司徒清知道白迟迟已经原谅陈媛了。

而且现在陈媛既然愿意来医院看望白迟迟,说明她也不会再有什么报复的举动了。

万一她还有些什么不良的企图,司徒清决定就算是拼了命也会保护好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肚子上的伤口算什么?痛和血也都不是事儿!

“那我就请她进来了,迟迟姐你不要太激动,小心你的伤口啊!”罗毅还是很紧张的。

“啰嗦!”司徒清不耐烦的说。

罗毅被他一吼,也不敢再耽搁了,就起身来到了病房外面,陈媛正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安静的等待着。

“呼,我真的很怕你临阵逃脱。”罗毅看到她,笑起来。

陈媛站起来:“我是那种人吗?既然我答应你要来,肯定不会走的。”

“是我想多了!走吧,我们一起进去!”罗毅站到陈媛的身边。

加入收藏
  • 字号
    A- A+
  • 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