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太凶猛1422

司徒清自信满满,让大家也都忍不住笑起来。

“我活了这么长时间,还真是没听说过产科的病人和外科的病人住在一间病房的事情呢!”白父觉得司徒清有点任性,但是这种任性是建立在对白迟迟的爱和关心上。

两个人都是刚刚做了手术,只不过相对而言,白迟迟要轻松一点,可是也不能每天抱着孩子过来看司徒清啊。

而司徒清的肠子被剪去了一段,让他去看白迟迟也不现实。

小宝宝就更不用说了,才出生几天啊,让他来来回回的在父母的病房间穿梭,简直就是不可能的。

所以司徒清这样的请求看似无理,其实也还是很有人情味的,就是不知道医院能不能同意。

“如果他们不同意,那我们就出院回家好了,让医院给我们派医生过去。”

司徒清的话让白迟迟感到既好笑又感动。

“你们住在一起真是挺好,我们这些来探病的人也不用两头跑了,方便不少!”辛小紫爱怜的抱着小宝宝轻轻的摇着。

“小紫,你现在是最关键的孕早期,别抱孩子了,还是乖乖坐着休息吧!”白迟迟怕累着辛小紫。

可是辛小紫却舍不得放手:“不用,你儿子太漂亮了,让我光是眼巴巴看着可不行!”

“那你也可以坐着抱啊!”白迟迟知道辛小紫喜欢孩子,但是总是担心她会有什么意外。

辛小紫笑着说:“你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吗?别怕,我的身体棒棒的!”

“小紫,说是这么说,你还是坐下比较好!”白母也发话了,辛小紫这才听话的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司徒远回来了。

“怎么说?”辛小紫赶紧问道。

司徒远笑着说:“还有谁能够阻挡得了我们司徒总裁?院长同意了,特意给你们安排了一间VIP病房,护士跟着就过来。”

“迟迟你看,我就说院长是个非常通情达理的人吧?”司徒清有点邀功的意思。

白迟迟笑着点点头:“你有本事!一个病人还把院长都给唬住了!”

“这也是多年以来累积下来的人情,不过这都是题外话了,不说也罢!”司徒清跟院长也有很多渊源,但是只有司徒远才知道。

一对生死之交,这点请求真的不算什么。

就好像司徒远说的一样,他身后跟着两个科室的医生和护士,直接就把白迟迟和司徒清安顿在了一间VIP病房中。

这里的环境更好,就好像是酒店的标间一样,白迟迟和司徒清各自躺了一张床,中间是小宝宝的婴儿床。

两个人伸出手,都可以触碰到宝宝,这样的温馨场面让辛小紫都羡慕起来。

“远,我生孩子的时候,你也要陪我躺着!”

“我好好的干嘛要躺着?”司徒远哭笑不得。

“好好的也可以躺着啊,你看看,这才像是一家人嘛!”辛小紫噘着嘴撒娇。

司徒远好脾气的说:“行行行,只要你高兴比什么都好!”

“秀恩爱啊你们?”白迟迟笑着说。

“那又怎么了,你们全家都在秀,就不许我们秀吗?”辛小紫抱着司徒远的胳膊说。白父白母坐在沙发上,听着他们说话的声音,心情也好得不得了。

这个房间没有病房的感觉,还有着淡淡的馨香,确实让人觉得很舒服。

陈媛在医院的花园里坐了很长的时间,她的脑子里好像走马灯似的回忆着从前的往事。

如果早点看到父亲的随笔该有多好,也不用这样处心积虑的找机会去伤害白迟迟和司徒清了。

还有,如果没有那种扭曲的心理,是不是就可以过上平淡的简单的生活?

念了那么多年的书,陈媛的学历已经很高了,她完全可以找到一个非常好的工作,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

生活给予了陈媛仇恨,也带走了她的快乐。

花园里有病人在家属的搀扶下练习走路,也有三三两两坐在长椅上休息晒太阳的。

在这样的环境中,陈媛感受着人们最平常的亲情,她很羡慕很羡慕。

这些人生病了有最亲近的人陪在身边,给他们安慰和鼓励,细心的呵护着。

但是自己呢?

如果真是有一天站不起来了,或者是哪里受伤了,会有谁这样不离不弃?

孤独的感觉让陈媛的眼睛慢慢的湿润了。

她回忆起在欧洲的时候,罗毅曾经这样对待过她,无微不至,嘘寒问暖,却好像君子一样以礼相待。

呵,罗毅!

那些时候陈媛心里还装着仇恨,但是也有短暂忘记的时刻,是罗毅跟她一起在威尼斯泛舟,在罗马参观斗兽场,在伦敦喂鸽子。

那些温馨的片段此刻也是浮现在了陈媛的脑海中。

回不去了,可是这些美好依然可以铭记在心,不时的拿出来回味一番,也是一种安慰吧。

陈媛叹了一口气,她站起来对着冬日的暖阳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

走吧,走吧,这里不需要你!

离开花园的时候,陈媛回头看了一眼住院部的大楼,她默默的在心里跟白迟迟和司徒清道别。

对不起,我走了,以前带给你们的伤痛请统统都忘记了吧!还有司徒远和辛小紫,希望你们可以再次拥有自己的宝宝,白父白母,你们相扶到老,好好走下去。

陈媛觉得,在这个城市中,她已经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心里一阵酸楚。

慢慢的向着花园出口走去,陈媛心里虽然不舍,但是脚步却很坚决。

因为长时间的紧张导致陈媛的头有些微微的疼痛,加上坐得有点久了,所以她走路的时候有些眩晕。

刚刚走出住院部,陈媛就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她晃了晃头,也没有看清楚眼前的人。

不过陈媛还是马上就道歉了:“不好意思,我有点晕。”

“陈媛?是你吗?”

一个熟悉的声音。

陈媛的脑子里立刻就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她疑惑的抬起头,果然看到了那浓眉和一双细长的笑眼。

这眉毛真的是陈媛记忆最深刻的,因为这属于罗毅,那个跟陈媛在欧洲朝夕相处了十多天的人。

“对不起,你认错人了!”陈媛反应很快,她知道罗毅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得到了司徒清的通知,前来看望白迟迟的。

这太令人难堪了,罗会安跟司徒清的关系那么好,司徒家发生的事情通常都会知道。

陈媛做了司徒清那么长时间的助理,她当然很清楚罗会安在公在私都是司徒清最得力的属下。

而且不仅仅是属下,罗会安是司徒集团的老臣子,从跟着司徒百川起,他已经是司徒家的朋友了。

既然罗会安知道整件事情的经过,那么罗毅肯定也知道。

想想以前罗毅对自己的爱护和疼惜,陈媛觉得他知道了真相之后也会很痛心的。

说不定,他会发现陈媛只不过是在利用他和他的家人,那种被人背叛的感觉很不好受的。

现在在这里见到他,陈媛觉得不但很内疚,也怕他扭着自己去找司徒清。

“怎么会认错!”罗毅却拦着陈媛不让她走。

陈媛又羞又急,她一把推开罗毅说:“我说你认错人了,你难道听不懂?”

“我当然懂,陈媛,你别这样!”罗毅顺势抓住了陈媛的手腕,来了一个标准的壁咚。

就这样被罗毅逼到了墙角,陈媛还低着头死不承认:“请你放尊重点,这里是公众场合!”

“陈媛,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躲着我!你放心,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罗毅很绅士的举起双手。

“我不是陈媛,我是于贝贝。”陈媛在心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她想要用这个名字来强调自己的身份和那些曾经做过的错事。

罗毅看着她的头发,因为陈媛始终是低着头的。

“于贝贝,请你看着我。”

陈媛摇了摇头。

“好吧,我还是觉得陈媛叫起来比较顺口!你看,这里是住院部的出口,人来人往的,我们不如找个清净点的地方说话。”罗毅说完,很自然的就拉起陈媛的手,把她带到了小花园里。

陈媛这一次没有太反抗,因为刚才确实有很多人好奇的看着她和罗毅。

“行了,你可以放开我的手了,有什么话就快点说吧!”来到花园里之后,陈媛对罗毅说。

罗毅点点头,听话的放开了她,指着长椅说:“你先坐下。”

“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你刚才不是说头有点晕吗?”罗毅的话让陈媛心里一暖,他竟然注意到了这样的小细节。

陈媛这才走过去坐下。

“我想今天在医院住院部遇到你,应该不是巧合吧?”罗毅开门见山的说。

陈媛看着他:“要是我说是,那也太牵强了一点。”

“你知道迟迟姐生宝宝的消息了?既然是这样,那你肯定也知道司徒总裁受伤的事情吧?”

“恩,都知道了。”

“那么你亲自去病房了?”罗毅很希望陈媛说是,但是他也觉得不大可能。

以他对陈媛的了解,觉得这样做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

之前陈媛虽然满心想着报复白迟迟,但是她日常生活中却表现得礼貌谦逊,不是一个张狂的人。

现在陈媛自觉是个罪人,怎么可能去面见白迟迟和司徒清呢?

所以,她一定是偷偷来的,这也充分说明她其实还是很关心司徒家的人。

加入收藏
  • 字号
    A- A+
  • 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