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 肥羊朱平安

时间刚至寅时,外面漆黑一片,头顶的月色正明,满天繁星在天空困得一眨一眨。

万籁俱寂,天地万物都在沉睡。

“嘎吱”

靖南县衙后宅正房房门打开了,朱平安斜挎着一个布包,从屋里走了出来。

“姑爷,这是昨天烙的饼,还没来得及热呢。姑爷你等我一会,我去热热。”

包子小丫鬟画儿从后面追了上来,手里捧了一包用油纸包着的烙饼,鼓着嘴巴对朱平安说道。

“不用,这样凉着更劲道。”朱平安摆了摆手,伸手从画儿手里拿过烙饼,放进布包里。在他包里,还躺着叠好的宣纸、炭笔等物,用荷叶与烙饼隔开。

“姑爷,别人都是披星戴月归,您可倒好,不仅披星戴月归,还要披星戴月出门,您就是铁打的身子骨也吃不消啊,一点也不知道在意自己。等小姐她们来了,要是发现您瘦了这么多,指定会剥了婢子的皮。”

包子小丫鬟画儿鼓着嘴巴,走到朱平安身后,垫着脚给朱平安整理衣服,隔着衣服感受到姑爷瘦了这么多,原本刚刚好的衣服,现在都有些松垮了,眼泪顿时就忍不住流下来了,姑爷这些日子实在是太辛苦了。

“瘦点好,没感觉姑爷我瘦下来后,变帅很多吗?等姝儿回来,发现我变帅了这么多,奖励你都来不及呢,哪里会剥你的皮。”朱平安故作自恋的笑道。

“姑爷,说正事呢。”包子小丫鬟画儿被逗的破涕为笑,忍不嗔道。

“马上就要推行以工代赈了,我必须去下面走一遍,查勘可以施工的区域,敲定重建村舍、兴建水利设施、建造防倭哨堡、垦荒等工程地址。靖南可不小,如果不早早的出门,今天一天都跑不完,灾后重建时间可拖不得。等忙完这一阵,我就好好休息,每天都要睡到自然醒。”

朱平安笑着对画儿解释道。

“画儿才不信呢,画儿就没见姑爷睡过一天的懒觉......”包子小丫鬟画儿鼓着嘴巴,一点也不相信朱平安说的忙完后睡到自然醒的话。

很快,院里两侧厢房房门也都打开了,刘牧、刘大刀等人也都起来了。

“回去歇着吧。”朱平安对画儿摆了摆手,带着刘牧、刘大刀等人出门了。

“姑爷,公鸡都还没有打鸣呢......”

包子小丫鬟画儿依着门框,看着朱平安的背影,红着眼睛小声的呢喃道。

翻山越岭,跋山涉水......

等到东边天际喷薄晨曦的时候,朱平安一行已经连续走了数十公里了。

因为靖南在洪灾前抢修了不少防洪防汛设施,这些水利设施虽然将洪灾阻挡在靖南门外,但是现在它们的作用也体现出来了,靖南的洪水要比太平县等地消退的快。

朱平安走了数个乡镇,发现洪水已经退去七八成了,心情不由好了不少。

朱平安每走一处都要仔细勘察地形地貌,不时用碳棒在宣纸上写写画画,圈定以工代赈的工程地址,并做初步规划,等晚上回去再画详图,制定详细计划,做好章程,敲定细节,明日就可以推行以工代赈了。

在朱平安在外面脚不停蹄的勘察的时候,北郊避洪区内一众转难民的山贼不着痕迹的聚在了一起,不过并不起眼,因为避洪区内像他们这样聚在一起晒太阳的人很多。

“老东家,少东家,诸位兄弟,这几日我在外面踩点,都没找到合适的肥羊。不过,那句老话咋说来着,什么铁鞋找不着,什么得来一点也不费功夫......”

山贼胡老三左右瞅麽这没人注意,小声的对大家说道。

“咯咯咯......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一个山贼学什么酸儒拽文,不会就别显,丢不丢人啊。”少东家咯咯笑着翻了一个白眼。

虽然脸上抹着锅底灰,又穿着男装,可是少东家一笑,还是让人眼前一亮。

虽然一众山贼都知道自家少东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夜叉,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倏忽,少东家手心里出现了闪着寒光的穿花蝴蝶,一众众人忍不住夹着双腿,收回了眼睛。

“咳咳,若男,女孩子家家的别总笑。还有,把鱼匕收起来,别让人看见。”

老东家先是像狮子一样狠狠的瞪了一众山贼一眼,然后咳嗽了一声,对少女说教道。

“笑也有错呀,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老爹......我收起来就是了。”少东家翻了一个白眼,瞅见老东家吹胡子,顿时眯着眼睛讨好的对老东家笑了笑,听话的将匕首收了起来,然后伸脚提了胡老三一脚,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胡老三,你刚才要说什么,接着说啊,怎么变成哑巴了。”

“是是,我是说这几日我在县城踩点,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肥羊。老东家和少东家定的规矩,既要找肥羊,又要找那些不是好人的肥羊,这不好找啊。就当我垂头丧气的时候,忽地听到两个路人骂人,我顿时眼睛一亮,从中发现了一个超级超级大肥羊,还是那种坏的没边的肥羊!我告诉你们,咱们干这一票,别说我们后半辈子吃香的喝辣的,就是我们讨了婆娘,生他七八个崽,崽子的一辈子都能吃香的喝辣的。”

胡老三被少东家踢了一脚,嘿嘿笑着接着往下说道,说到肥羊的时候眼睛都冒光。

“什么肥羊能有这么肥?咱们这来了皇亲国戚不成?!”旁边山贼不信胡老三所言。

“皇亲国戚你敢抢啊?!沾了‘皇’字的想都别想,你有几颗脑袋够皇帝老儿砍啊?!”

老东家闻言,没好气的瞪了他们一眼,几个说话的山贼哂笑着往后缩了缩脖子。

“不是皇亲国戚,这肥羊啊......”胡老三说着压低了声音,“就是知县小儿。”

“什么?!知县?!”周围的山贼闻言,忍不住惊讶了起来。

“嘘!小点声!”胡老三警惕的往四周打量,见没人注意,这才放松下来。

加入收藏
  • 字号
    A- A+
  • 背景